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 公司新闻

科银京成朱明远:是父亲朱光亚让我干了软件行业

  • 时间:2018-02-01
  • 关注:1829

1978年,从陆军38军112师复员回到北京的朱明远正准备高考,那年,他24岁。身为物理学家的父亲朱光亚建议他选择跟计算机软件相关的专业,而非物理。

2015年9·3大阅兵、2017年朱日和大阅兵,朱明远和员工们通过电视屏幕看着112师受阅方队和装有自己公司生产的操作系统的武器装备一起通过检阅台,热血沸腾,感慨万千。

  任何人一辈子专注一件事,做到完美,都会了不起。我父亲常说他搞了一辈子核武器,而我,搞了一辈子软件。

  从学习软件到研发软件,再到创立软件企业——北京科银京成技术有限公司,朱明远确实把这项事业干了一辈子。该公司在30万网友投票的“2017中国军工榜·军民两用十大领军企业”评选中成功入围,证明了其实力,也让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朱明远格外开心。

研发中国自己的嵌入式操作系统

科银京成是一家以嵌入式操作系统为核心,定位于国防工业和工业控制等市场领域,开发系列化嵌入式系统软件产品的公司。

嵌入式系统通常是指一种专用的计算机系统,用来对诸如特定装置或设备进行实时控制和运行监视,用户一般无法直观感知其存在,也不需要直接进行安装和维护。

朱明远形象地说明:“军用如雷达、战斗机,民用的像汽车、冰箱、数码相机,都是嵌入式系统,应用是固定的,不像使用Windows或苹果的系统,厂家对应用没有假设,你用来打游戏或开发软件都行。”

(科银京成董事长兼总经理朱明远)

朱明远2000年创立了这家公司,之前他“穿了很多年军装”。谈及“下海”的初衷,他深感当时中国的武器装备操作系统都被国外大厂家垄断,他和合作伙伴们想打造中国自己的、可靠的嵌入式实时操作系统,“把市场慢慢夺回来”。

因此,科银京成始终以市场为导向,紧跟用户需求。发展至今,其开发的“道系统”(DeltaOS)产品已经被广泛应用到舰载电子、飞行控制、兵器装备、航空电子等重要领域。“这几年的新型国产战斗机装的就是道系统。”朱明远说起来相当自豪。

一路上走来,科银京成自然遇到了与不少外国企业进行直接竞争的境况,比如美国的风河公司,这是英特尔的子公司,也是全球领先的智能互连系统软件提供商,从1981开始至今一直是嵌入式设备中计算技术的先锋。风河公司的VxWorks操作系统被用在美国的F16、FA18战斗机、B2隐形轰炸机、爱国者导弹和火星探测器上。

实际上,开发嵌入式系统原理并不复杂,重要的还是工艺问题,好比造车的原理也不复杂,但大多数厂家就是达不到奔驰的工艺水平。

发展近二十年后,朱明远已经底气十足。根据一项“全球嵌入式操作系统排名”,道系统第五,高于VxWorks的第七。“我们听说这个消息还是挺兴奋的,马上去查了原文,这是加拿大宇航局在《如何挑选实时操作系统》一文中对全球的嵌入式操作系统排的名,先选出60家,就有道系统,又筛选到20家,再进行评估,道系统在综合排名中位列第五。”

“道系统”(DeltaOS)的操作系统体系结构示意图,该系统是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嵌 入式实时操作系统,可满足各种规模的应用开发

对于中国用户来说,国产系统除了可靠性和安全性更高以外,在量身定制方面也优于国外产品。朱明远刚刚从西安出差回来,“和航空工业一飞院的一项合作,我们现在就有7名科银京成的员工在一飞院驻场工作,根据他们的要求定做系统,国外公司绝对做不到这一点。”而VxWorks在中国流行的时候,用户只能全盘接受。
 

目前,其它国产嵌入式操作系统还有瑞华系统、天脉系统等。朱明远表示,每个系统各有优势,相对来说,道系统开发得早,行业应用比较多,“陆海空都在用,特别是在航空上,这个领域对质量要求特别高,其中的关键系统一旦出问题关系到人命,例如飞行控制是‘生命关键’;而地面雷达则是‘任务关键’,有了什么毛病不直接涉及生命安危,只是影响任务的完成。”

 

父亲不让搞物理而搞软件

除了是科银京成的董事长,朱明远的另一个身份是朱光亚的长子,两人有着极为相似的外貌,虽然他对这个身份刻意保持低调,极少提及。

朱光亚,中国的两弹一星元勋,负责并组织领导中国原子弹、氢弹的研究、设计、制造与试验工作,为中国核科技事业和国防科技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朱明远坦言,正是父亲为他选择了职业道路。

一开始,朱明远想像父亲一样搞物理,但朱光亚认为他“物理概念不清”。高考复习期间,这位大物理学家亲自当儿子的辅导老师。某天,朱光亚出了道物理题,朱明远很快就答对了,朱光亚看了看,回到书房,两分钟后又拿出一道题,这回朱明远半天没做出来,“这两道题都是同一个物理概念,换了个角度出题,你答不上是因为没搞清楚概念,学不了物理。”

朱光亚认为,儿子数学不错,可以考虑这个专业,但当时朱明远已经24岁了,这个年龄对于搞数学研究有点晚,最终,他决定让儿子学计算机软件。上世纪70年代,没几个中国人知道计算机,但站在科学最前沿的朱光亚了解这个“新玩意”,研制核武器的过程也需要大量使用它,深知计算机会改变世界,也希望朱明远在这个新领域闯出一片天地。

朱明远不负父亲所望。但他表示,平时不和父亲谈论公司经营的事,只是科银京成刚创立时朱光亚题了一幅字“产学研结合,大力协同,振兴中国的民族软件产业”。除此之外,哪怕遇到再大的困难,也没向父亲开口寻求帮助,“我会自己想办法度过难关,不找他,而且,找他,他也不会帮忙。”说到这里,朱明远哈哈大笑起来。

(朱光亚为科银京成题字“产学研结合,大力协同,振兴中国的民族软件产业”)

民参军秘诀:坚持、坚韧、坚忍

虽然朱光亚没有对科银京成提供过现实的帮助,但他的报国热情和执着精神却深深影响了朱明远,这也是后者事业成功的重要原因。
 

科银京成发展过程中有两次重大转变,一是放弃民品全力投入军品市场。那时公司刚成立几年,主要做手机Java软件,和中兴、波导、TCL、NEC等大厂商合作,活得很是滋润。到了2005年左右,公司判断智能手机时代就快到来,独立的Java会卖不动,果断卖掉手机业务,把资金投到军品上,“之后没多久iPhone就出来了,证明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

改做军品后,朱明远深深感受到和生产民品的截然不同之处:投入高、回报慢、可靠性要求极高。“一款手机产品周期半年,而一款军品从研发到定型需要五六年的时间,几千次测试,一个小毛病就让之前的努力归零,从头再来。”

这些困难没拦住他,但让他产生了“背靠大树”的念头。于是,2009年科银京成被一家大型军工国企收购,进了体制内,这是第二个转变,从此,拿订单容易些了。

体制内有体制内的问题,进入之初,朱明远希望融入国企的产业链,实际上,他却发现该国企有产业布局, 但没有产业链,里面很多单位都在自顾自地搞自己的嵌入式操作系统系统,“好像也不太需要我们。”于是,2016年底,科银京成又抽身出来,再次成为一家民营企业。

一番波折之后,朱明远自然对民参军有深刻的感受,“我常说三个‘坚’:坚持、坚韧、坚忍,首先要做长期计划,坚持下去,用坚韧不拔的毅力寻找机会歼灭对手,同时,忍受暂时的困难。”他也想把这三个“坚”送给想搞军民融合的同行们。

回想经营科银京成这些年,朱明远感叹是执着让他坚持下来,“我父亲执着地搞了一辈子核武器,这种精神遗传给了我。有的人不是最聪明但是最执着,所以他才成为最好的,就像别人以为时间这么简单的事不需要研究,只有爱因斯坦执着地研究时间,才搞出了相对论。”

现在,科银京成正计划成为设备云软件企业,开发设备云操作系统,通过虚拟化技术将通用的IT云计算服务与传统的嵌入式实时控制系统综合在一起,连接人工智能、大数据服务的生态赋能于设备……朱明远对于已经溶入血脉的软件事业的未来满怀憧憬。

 

附:

《道系统之歌》

当年在38军112师,朱明远曾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战士诗人。后来,他说他不再写“文学诗”了,而是每天为计算机写“数学诗”和“逻辑诗”。2010年,为庆祝科银京成成立10周年,朱明远又写了一首诗——《道系统之歌》,描述了他和科银京成全体员工的心路历程。